华北油田杨税务潜山勘探突破纪实

时间:2019-12-09 13:20:52          访问次数:0

  截至12月5日,华北油田杨税务潜山勘探施工现场自2016年起已部署11口探井,8口井获得成功,2口井待试。

  杨税务潜山安探1、安探3、安探4、安探101X、安探501X等5口井累计产油5万吨,产气2.4亿立方米。安探101X井获日产气38万立方米、产油58.8立方米的高产工业油气流。

  超深超高温“懊恼系”潜山

  杨税务潜山勘探历经30多年,可谓“三上三下,久攻不破”。尤其是潜山北部奥陶系深潜山“口口有显示,井井稳不住”,“看得到”,但是“拿不到”,奥陶系潜山变成地质人员心中的“懊恼系”潜山。

  如何让这个“懊恼系”潜山成为“欢喜”潜山,一直是地质科研人员苦苦追寻的问题。经历了3次勘探后,杨税务潜山勘探一度停滞不前,让大家不知突破方向在哪。已钻探20口井都有油气显示,说明油源充足,有很大的油气成藏潜力。

  2015年,依托股份公司多项课题开展潜山科技攻关,华北油田开展冀中富油凹陷基底结构、奥陶系碳酸盐岩储层和油气成藏模式等研究,为杨税务潜山勘探新突破给予强力支撑。

  杨税务潜山是渤海湾地区埋藏最深、温度最高和工程实施难度最大的潜山。攻关团队按照“组织一体化、研究系统化、资料全面化、技术适用化”的要求,开展系统研究。

  勘探开发研究院专家侯凤香谈及杨税务潜山攻关岁月,感慨道:“任何一项科研成果,都来源于琐碎细致的专业工作。”

  经过分析和梳理,大家发现杨税务潜山存在三大难题:一是潜山及内幕资料品质较差,难以满足精细落实构造形态和局部构造高点的需求;二是储层具有较强非均质性,导致测试产量不高或产量快速下降,难以形成稳定产能;三是没有能满足超深超高温奥陶系碳酸盐岩非均质储层体积改造实现高产稳产的工程技术。

  清楚了杨税务潜山勘探要解决的问题,立即开展新一轮基础地质综合研究和评价工作,重点加强奥陶系碳酸盐岩储层主控因素和油气成藏新模式研究。

  在此基础上提出:沉积微相、构造活动、裂缝溶孔发育区等是控制奥陶系碳酸盐岩储层发育的主控因素,地质专家田建章说:“通过构造形态的转变、储层认识的转变、成藏模式的转变进一步深化地质认识,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地质大发现。”

  用智慧刷新认识的“作品”

  以往潜山勘探以断块型、残丘型潜山油气藏为主,研究重点为潜山储层中上部的风化壳地层,各个山头形成若干具有不同油水界面的独立油藏,通过整体综合评价构建“层—块复合型油气成藏”模式。杨税务潜山采用全新油气成藏模式,经过重新评估,确认资源潜力巨大。

  依据新的油气成藏模式,通过对杨税务潜山圈闭有效性、储层有利发育区和成藏条件等综合评价,优选出北部杨税务潜山西高点,2015年股份公司审查并批准钻探5000多米深的风险探井安探1X井。该井于2016年11月9日经大型酸压后获日产油超71吨、日产气超40万立方米的特高产油气流,实现廊固超深超高温潜山领域预探的重要突破。

  2016年7月,制订了夯实基础、加快预探评价、科学有序推进的整体部署方案,部署钻井5口,为整体控制潜山含油气范围,力争发现整装规模储量区带奠定了基础。其中,安探3井果断决策,加深钻探,发现亮甲山组新层系,为这个区域实现规模勘探开发增添了底气和信心。

  一场技术利器的比拼

  杨税务超深超高温潜山勘探是难得一见的勘探大场面,更是物探、钻井和大型酸压三把工程“利剑”攻关的结果。其中,体积改造是深潜山勘探获得重大突破的关键性“临门一脚”,决定着勘探成败。

  安探1X井、安探3井、安探4X井等井通过压裂获得成功后,安探2X井、安探5X井等井却没有取得预期效果。

  2019年,钻探安探101X井期间,优选亮甲山组白云岩储层,创新采用单段集中射孔、集中改造理念,大幅提高了压裂射孔段的优质储层改造强度及深度沟通能力,实现高产稳产。该井在压裂总液量不增加的情况下,用液强度达到350立方米/米,是安探1X井的12.5倍,是安探3井的11倍。安探101X井利用全新压裂理念,放喷生产喜获日产气38万立方米、日产油58.8立方米的高产工业油气流,目前投产后实现日产气13万立方米、产油26.65吨。

  “该压裂模式可规模应用于类似储层条件的潜山压裂改造。”勘探事业部试油科科长吴刚说。

  通过近两年的勘探,科研人员结合已取得的隐蔽深潜山勘探经验,进一步深化地质认识,优选勘探潜力区带,科学部署井位,力争开辟天然气规模储量资源接替新区带,为京津冀地区提供清洁能源,助推华北油田提质增效,实现高质量发展。